365bet如何买比分
艺海听潮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印象大洼 > 艺海听潮
  • 明月故乡
  • 2019-02-22 08:54:28 查看:
  • 摘要:作者:孙培用
  •   大概每个人都有走出故乡的机会。为了生活得更好,或者其他原因,有很多人真的就离开了故乡。

      大概每个在外的人,都会想起故乡,那里,有你最初的家,有你的若干回忆,有生你养你的母亲。

      十六岁,我到几十里以外的城市上学读书。那所学校当时对我和父亲母亲有一定的吸引力,所以母亲挺高兴。我在乡村长大,没有离开过家,没有离开过故乡,对城市一无所知。

      明天就要离开。夜晚,窗外有月。

      母亲没有太多文化,小学没有读完。她叮嘱我好好读书,照顾好自己。陪着母亲收拾简单的行李,母亲当时对我说了一句非常有哲理的话,一个人,不要去看月亮,月光是月亮的鞭子。

      自从有记忆的时候起,夏夜躺在母亲的怀里,母亲手指天空,“那就是月亮。”那时候当然啥也不懂。后来上学,一点点有了理解。月亮是个球体,形状和地球相似,又叫月球,是地球的一个卫星。月亮,虽然没有太阳那样的辉煌灿烂,光芒四射,但它却始终如一在夜晚属于它的时间照射,如果有特殊,那就是阴天等等。它爱人间总是那样执着,无论是万众仰望,还是无心欣赏,还是一如既往护卫着人们,不管是达官贵人,还是平民百姓,不管是古人,还是今人。万代同辉,万里共明,整个人间,都在一轮明月的光顾之下。

      可是母亲却告诉我,在外的日子不要轻易去看月亮。多年以后,母亲已不在这个世上,我才慢慢明白,母亲是想说,一个人在他乡的日子,月亮容易伤了自己。尤其像我这样爱伤感、有自卑的男人,会不堪月光一鞭。母亲不在的这些年,我才明白,明月的怜照下,七尺男儿也难自禁。李白豪情万丈,仍然最怕床前的月光,惊起乡愁;东坡大起大落,仍然最怕离乡对月,月上枝头;柳永看淡浮名,仍然最怕酒醒后,残月犹在。

      我那时候年少不更事,啥也不怕。即使不在母亲身边,想着自己不是游子,仅仅是离家几十里,又不是长久的分别,月亮不至伤我。再说,明月衣肩,陪我相随,怎能无视它给我旅途的关怀?如果真有月亮的鞭子,宁愿被它抽打。我努力的若无其事,想说服、告诉眼前的母亲,请她相信。

      母亲微笑着说,你会同意我的话。

      我一直向前走着。上学后又回到故乡,后来又离开家,到城市里工作,娶妻生子。母亲病重,离开这个世界,我才发现,我的家只剩下一半了。再累,也飞不到母亲的枝头寻找温暖了。当给你生命的人已不在世上,你是不是无家可归了呢,像连根拔起的植物,任凭雨打风吹。

      家乡有句俗话:妈在哪儿,家在哪儿。当我写这些文字的时候,我的母亲已经离开我十五年时间了。我的家已经没了一半。我终于成了这个世界上的半个孤儿,一只无全枝可栖的寒鸟,在冷风中飘摇,在月色薄霜中徘徊。

      我是个恋旧的人。一个总在怀乡在异乡异地一听到乡音就激动的人。有时候我会问:为什么自己又要从那儿出走呢,一个人为什么想念故乡又要不断地离开它呢?这里显然不能用虚伪来形容其中复杂的情感。因为,这就是生活。

      在外的夜晚,月亮或圆或弯,我在人生、理想、事业和自己的家庭中挣扎,我体会生活中、工作中、旅行中遇到什么样美好的事。我却没有和母亲再谈那月,那就在夜空满含期待的月。也许我在小心地回避,也许越来越忙碌的生活话题不适宜它。有时,我一边努力的生活,一边忍不住将目光迎向那明月,在向它微笑,却没什么感觉。每晚的明月都在我的平淡中渐渐忘记。但是,我仍然不会忘记,母亲说过关于月亮的话题。

      母亲离开了。我终于一个人离开家去生活,但是不管有什么原因,传统节日,我们都会回老家陪父亲过节。在外工作、学习的孩子、媳妇、孙子就可以候鸟一样赶在节日饭之前飞回这个枝头,围绕着这个枝头叽叽喳喳一阵儿,又各自飞走。

      从那时候开始,我有了机会,每晚面对异乡的月亮,尤其是在节日。那些很静的夜晚,夜有些深了。我披上外衣,微微的风掀动衣角,浮过沿途蔓生的杂草,发出清音,月亮就在近处那片小树林后,就在极远处的天空,谛听着。只是月亮的脸被云的衣袖掩着,我看不清楚它,但四射的清光已泄漏了所有的秘密。我不由己的被吸引过去。慢慢地向前走,想要看清它的面容。转到两旁长满树木的高处,我停住,可以望见明月,却竟然不敢抬头,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不安、紧张和激动。

      起风了,忽然吹落我身上披着的外衣,忙着去拾。就在我低下身来的一刹那,我看见满地月光!我的身上好像着了一鞭,想逃都来不及了。缓缓抬起头,看见月亮那张清丽饱满的脸,此刻,它正在挥去衣袖,露出多情的明眸,在茫茫的夜色中默默地看我,有些伤悲,有些喜悦,好像等了我很久很久。明月如我,也离开了它的故乡吗?也离开了它的母亲吗?那么圆、那么大的月亮,那么亮的月光投下长长的影子,我的心感到一阵疼痛,眼里缓缓涌出泪水,想起明月那边的故乡,想起母亲和她对我说过的话。

      月明月暗,月圆月缺,一个男人就这样情怯地走近月光,走进月光里的故乡,和月光里的唐宋诗篇,反复想着。

      千年以前,曾有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孤独;隔了多年,又有位诗人曾有“明月明年何处看”;又是在一个月夜,月光倒进了另一位诗人的酒杯,诗人醉了,他持杯问月:“何事长向别时圆”?这问被一代一代问下去,一直问到现在,明月依然无语,永远不肯说出答案。

      他们都是些大人物,连他们面对月亮都诸多感怀,我没办法和他们相比,我只是在月光下想起母亲。

      家是每个人生命开始的地方,又是每个人最后的精神归宿。从离开家乡到回归家乡中间的那段历程就是我们所谓的人生。

      我们的年龄渐渐长大,容颜变老,心智渐渐成熟。我离开故乡,是因为它的距离和生活质量,是因为我向往城市物质生活的繁华。我承认现在已经失去了回到故乡生活的能力和毅力了,我忘掉了很多旧传统,乡间习俗很多已记不清了。

      但是,我同意母亲的话,月光是一根无形的长长的鞭子,乡情是一根无形的长长的锁链,亲情是一根无形的长长的血脉。月是故乡明,无论时空的距离或远或近,月光会轻轻鞭打着旅人的心,鞭打着相思和愁怀,使我们内心痛楚,却又心甘情愿接受一鞭,以致无悔。这是因为最深的爱,才让我们感觉到痛;这是因为我的爱,在明月那边。因为,我只有在梦里再见到母亲了。

      所以你应该珍惜现在故乡的圆月。故乡那些有月亮的回忆,碰起一串串火花,呈燎原之势燃烧了内心的角角落落;那些回忆,像梦里的桔子,感觉到好吃可就不送到嘴里;那些回忆,像蜜蜂,一边蛰你又一边给你甜甜的蜜糖。其实啊,不管是故乡,不管是月亮,这些都是关于母亲的回忆,像一根线,一边牵着我,一边牵着母亲,还有故乡、其它人和事,慢慢向生活、生命的彼岸走着!(盘锦日报)


上一篇:很抱歉没有了    下一篇:一路向北,我找到北了

主办单位:中共大洼区委宣传部  辽ICP备12001955号-1

辽公网安备 21112102000040号

地址:大洼区大洼镇珠江东街2号  联系电话:0427—6780100  邮编:124200

传真:0427-6780109  E-mail:pjdwxwb@sina.com  管理维护:大洼区新兴媒体宣传管理中心